找到世界上最古老的颜色,蓝菌化石提炼出的粉红色

找到世界上最古老的颜色,蓝菌化石提炼出的粉红色

最近,澳洲国立大学的研究团队找到了「世界现存最古老的颜色」──亮粉红色。

挖石油挖到 11 亿年前的油页岩

十年前,曾有一家石油公司到西非茅利塔尼亚的陶代尼盆地(Taoudeni Basin),他们希望能在撒哈拉沙漠地底找到石油。

这家石油公司在地底数百公尺深处挖到了一块深黑色的油页岩(oily shale)后,便将这块油页岩送到澳洲国立大学进行检验。接着,澳洲国立大学的研究团队从这块油页岩中,提炼出距今 11 亿年前的天然色素、颜料。

可以是血红色、深紫色或亮粉红色

澳洲国立大学古生物化学助理教授布鲁克斯(Jochen Brocks)说,当他的学生盖内利(Nur Gueneli)在实验室发现这个颜色时,他听到实验室传来惊呼声,盖内利不敢相信她找到了什幺──亮粉红色分子。

这次研究发现的亮粉红色是稀释后的颜色,如果浓缩状态下,颜色变化从血红色到深紫色都有。

萃取出的粉红色分子,这种有色分子在不同浓度呈现的颜色会不同。

萃取方法就和咖啡一样

萃取方法上,盖内利先将页岩石磨碎成粉末状,再从这些粉末配製的有机溶液中萃取出颜料。布鲁克斯形容,这种方法就像咖啡机从咖啡粉萃取咖啡。

盖内利表示,这种亮粉红色是从蓝菌(cyanobacteria)化石中萃取出来的,当时这些光合生物生活在古代海洋,但现今那些古代海洋早已不复存在了。

「这真是太神奇了」

布鲁克斯也说,当盖内利发现这种在阳光下看起来像霓虹的粉红色时,他还以为这个东西是不是其他物质被汙染过,「生物颜色(biological colour)可以存活这幺长的时间,这真是太神奇了」。

这比暴龙还老十倍

布鲁克斯进一步解释,如果今天有人找到 1 亿年前的暴龙骨头化石,「也会有一种颜色,可能是灰色或棕色」,但我们不会因此知道暴龙皮肤、外观看起来是什幺颜色。

「如果你能找到保存完善的暴龙皮肤化石,完整到连暴龙原始的皮肤颜色都保存下来,假设是蓝色或绿色好了,这会很惊人」,原理上这个过程就和这次研究发现的结果一样,「实际上这些是分子,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有色分子」、「我们发现的东西比典型的暴龙还老十倍」。找到世界上最古老的颜色,蓝菌化石提炼出的粉红色

粉红色的蓝菌(pink cyanobacteria),蓝菌是可利用光合作用获得能量的原核生物总称,不同种类的蓝菌有不同颜色。

粉红分子有助于理解地球生物的演变

布鲁克斯继续说,这次研究发现的有色分子,是来自微生物而非像暴龙的大型生物,这是因为在 11 亿年前并没有动物存在。

他认为,这次的研究不单只是找到最古老的有色分子,由于这种分子是蓝菌製造的,有助于理解地球生物型态的演变。

当时没有动物的原因和蓝菌有关

布鲁克斯说:「10 亿年前,微小的蓝菌在海洋的生物链占主导地位,这有助于解释为什幺当时没有动物。」

「藻类虽然一样很微小,但藻类的体积比蓝菌大了 1,000 倍,也是更丰富的食物来源。」

「大约 6.5 亿年前,蓝菌开始消失、藻类迅速蔓延,这提供了爆发性的能量让複杂生物系统开始演化,让大型动物包括人类在内,能在地球成长茁壮。」

找到世界上最古老的颜色,蓝菌化石提炼出的粉红色 这次研究证实,11 亿年前的海洋由蓝菌掌握主导权,在食物不足的情况下,大型生物难以生存。图为一只鬣蜥(iguana)在石头上享受日光浴。

「解决一个重大的科学问题」

这份研究已经刊载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这次新发现的粉红色分子比过去在古海洋生物萃取出来的有色分子还早了 5 亿年。

比起发现最古老的有色分子,这份研究更着重于粉红色分子证实了当时的海洋是由蓝菌掌控整个环境,它们提供的食物有限而抑制了大型生物出现。

布鲁克斯说:「我不知道这些分子也可以解决一个重大的科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