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天上的爸爸─赌场公关悔改的故事

我原不是按计划到这世上来的,因为哥哥从小遭遇医疗疏失、成了聋哑人士,母亲才想再生一个孩子。

一九八三年我在澳门出生,但父亲沉迷于吃喝嫖赌,最后我被送回福建与外婆同住,直到八岁才被接回澳门。那一年也是我父母离婚的日子,在这一生中,我差不多没有叫过我生父一声:「爸爸」。

八岁以前,我在外婆的照顾下像天上的宝贝一样,但八岁以后则不堪想像,因为离婚后的母亲情绪常失控,有时会用很难听的髒话骂我、打我。那时我真的非常痛苦,每次被妈妈打后,我便逃离到一个外国宣教士的家里住,接着学校的社工开始找我进行辅导,最后,我被安排入住天主教的青少年院舍。

父母离异有家归不得
记得那天,是中三的毕业考,刚考完历史,我打算回家拿课本,但回到家门外,发现自己的衣服、簿子都被剪碎,扔在门外。当时母亲在屋内拿着刀,喊着说:「妳再不走,我就要砍死你!」我在门口待了三个小时,期待母亲开门,但她始终都没开。就这样,我身上没带证件、也没有其它衣服和金钱就离开家了。刚开始我住在同学家,之后便去找短期工作,满十六岁才到夜店当服务生。

在夜店里工作,我的生活极尽糜烂,也开始学会吃摇头丸。那时若有哪个黑道大哥供我毒品,我就跟着他。我从一颗吃起,到最后吃到五、六颗摇头丸。有一天凌晨两点在夜店里,我看到整个舞厅里的人全都像死人一样,每个人背后都有绿色的鬼附身,因为他们的眼睛上都有绿色的眼尾。

为了证实我没有看错,我转到另一家夜店,在那里又看到了相同的景像。我知道自己撞鬼了,回家后便跟同学的母亲说:「我撞鬼了!」她用柚子叶泡水给我洗澡来驱魔,朋友也带我到处求神问卜,可是拜了那幺多神佛,心里仍然没有平安。

找到天上的爸爸─赌场公关悔改的故事

曾为赚钱投身赌场
小时候我去过教会,但不信耶稣,因为我只信外婆口中所讲的观音。后来因着一位宣教士的关心,且又遇鬼了,心里很害怕,所以才重返教会,并受洗成为基督徒。

信主后,一年内我就靠主把毒戒掉。然而戒毒后,我却一头栽进赌场工作,希望可以多赚些钱。当时,那位宣教士常劝我离开赌场,但赌场收入高,可以满足我的生活需求,所以心里认定自己是不可能离开赌场的。

我十九岁便投身赌场,是藉由一位黑道老大朋友介绍的;在那里我当了公关主任。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去洞悉每位赌客的心理,陪他们赌博。因为我长得漂亮,常穿梭在赌客中,好像一只花蝴蝶一样。

记得有一次,有个赌客从大陆来,在电话中得知他这次的赌资是一百万以上,我便帮他订了五星级的旅馆,开了高级迎宾车去关口接他到赌场。在这四天中,我日夜陪他赌博,赚了很多钱,也就忍着睡眠不足的辛苦了。

赌客有时会要求我陪睡,但我不让他们佔便宜,我常跟他们说:「在赌场里到处都是监视器,上班时老闆会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不能离开工作单位。」下班后我也很快就走了,他们不可能佔到我便宜的。

在赌场里工作了九年,钱是赚了不少,但这里毕竟是龙蛇混杂的地方,同事间也经常勾心斗角;而且赌场里香烟从不止息,人心非常贪婪。记得有一个客人很久没来了,我便问同事他的情况,同事告诉我,那位客人越赌越厉害,最后因诈赌,被人断了手脚筋,丢到深圳去了。同事还告诉我另一位赌客因欠赌债而跳楼身亡。

这时我突然想到,我的手到底在做甚幺?我是陪人家走上绝路的人吗?我是陪他们赌,也是陪他们输,不但输了他们的所有,也输了他们一家人的幸福。想到这里,宣教士劝我离开赌场的话语,就稍微听进心里了。

找到天上的爸爸─赌场公关悔改的故事

诚心寻求主帮助
那时有朋友邀请我到韩国祷告山走一走,但我认为不可能,除非我的外婆、妈妈、老闆娘都能允许。于是我为此事向神祷告,祷告后,很奇妙地,她们都允许我去韩国。

在韩国祷告山上,我诚心向主耶稣祷告:「亲爱的天父爸爸,再过两个月我便廿七岁了,如果你要使用我,我愿把我的一生交託给你。」祷告时我深受感动而哭了起来,因为我从没叫过爸爸,就问主:「我可以叫你天父爸爸吗?」我请主耶稣带领我的前路。回想过去,主耶稣真的把我彻底改变了,不但戒了毒,多年酗酒和抽烟的问题也戒了。

从韩国回来后,上帝也慢慢为我开路,首先是老闆娘让我辞了赌场的工作;我跟赌场里的同事们,也化解了纷争和仇恨。

离开赌场后,我在一个聋哑机构服务,担任手语翻译员,因为从小跟哥哥沟通,我已学会了手语。虽然这机构不能跟聋哑人士传福音,但当聋哑人士有需要我帮忙时,我都会邀他们一同祈祷。

有一次,我送一个聋哑人士到医院做手术,我用手语告诉他:「上帝会保护你平安进去开刀,也平安出来的。」一个星期后我去接他出院时,他用手语跟我说:「上帝保护了我,让我平安进去,也平安出来。」感谢讚美主!

后来我和那位宣教士,一起成立了澳门聋哑基督徒团契,是当地第一个服务聋哑人士的基督教团契;一开始有十几个人,现在已有卅几个人聚会了。每三个月,我都会带他们从澳门乘船到香港,参加基督教聋哑人士崇拜聚会。可以想像,要带这群聋哑人士上船、下船、上车、下车而不用扩音器,单凭手语,实在是高难度的工作。

当我带领他们时,我感到是主在带领祂的羊,因祂以爱与纪律来领人进入祂的羊圈里。感谢神,祂也带领我进入祂丰盛的生命里,让我能过得胜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