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马来西亚大选后-被遗忘的我们

写在马来西亚大选后-被遗忘的我们

此篇为匿名投稿,独家授权芋传媒刊登。

在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见证下,希盟党魁马哈迪终于在 5/10,晚间九点半的时间,完成了马来西亚首相的宣誓仪式。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就算明明知道了投票结果,希盟获得了一半以上的席位,按照游戏规则来说早已确定当选。但更多的马来西亚人,超过半个世纪被所谓「民主捆绑」的因子影响,不到马哈迪确切就职上任的那一刻,我们的心,还是在悬挂着。

写在马来西亚大选后-被遗忘的我们

身为一个为了追求民主自由, 到台湾唸书的马来西亚侨生来说,我对于祖国真的有了改变,真的像马来西亚大家说的那样「变了天」,到现在心情还是激昂万分。身为马来西亚的侨生,我们努力游说身边的朋友回家投票,同时也不抱有过高期望,因为这些年生长在这样的政局下,对于其产物,我们还是非常惶恐。但是,这一次我们做好了準备,抱有最好的期待,也有最坏的打算。

脸书上,从「政治海啸」到「马来西亚变天」等等的名词,都是马来西亚人打胜了这场民主战争所留下的足迹。当大家庆祝马来西亚终于迎来了真正的民主体制,并且纷纷换上,我为我是马来西亚人而骄傲的大头贴时,有一群人其实一点都不以为然,而这群人也包括了我。

写在马来西亚大选后-被遗忘的我们

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就算马来西亚成功地变了天,但还有许多问题待解决像是目前政党之间应如何和谐执政、到如何处理前首相纳吉贪污事件、如何确保政权顺利的转移等。不过就算这些事情都解决了,马来西亚还有许多需要面对的问题,从国家安全到人民间的和谐,经济危机到年轻人就业问题,种种需要被处理的问题真的很多很多。哪有人会有闲功夫去谈论同志的权力,甚至我敢大胆预测今朝政府在这个议题上也不会有任何的作为。

这也就意味,我们这群人,因性倾向不同的人,还是必须拿着马来西亚的护照在世界各地,寻找下一个家。然而,许多的马来西亚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台湾作为我们生活的地方。

无论是从文化上还是语言上,台湾对于马来西亚人来说都是一个,就算我从未来过,但却有着深深归属感的国家。这也是为什幺,许多同运活动上,都可以看到许多的马来西亚侨生默默地付出与到第一现场抗战。

对于近来婚姻平权议题再次掀起纠纷,身边的马来西亚同志友人,非常担心无法在 2019 年底实现一件事:与他在台湾相识的另一半,来自宜兰的大学同学求婚。

他说:「为了可以在台湾和他结婚,这几年只要是在台湾发起的大大小小同运活动,他都义不容辞地去参与,尽可能把所有同运消息翻译成各种语言,帮助发表到国际媒体上。我这样做的原因其实很自私,我只是想要和我的他,可以在台湾这片土地上,幸福且有保障地共同生活。」

其实,身为马来西亚同志的我们,真的迫切希望,有一天,我们也可以终于终于在大头贴上,也换上我身为马来西亚人而骄傲的大头贴。趾高气扬、无忧无虑地,不再因为我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只因为我是人,而骄傲地在我的祖国,好好地生活着。

写在马来西亚大选后-被遗忘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