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赴隆槟演奏引发抢票潮竹青团点阅率逾亿

从台赴隆槟演奏引发抢票潮竹青团点阅率逾亿从台赴隆槟演奏引发抢票潮竹青团点阅率逾亿从台赴隆槟演奏引发抢票潮竹青团点阅率逾亿从台赴隆槟演奏引发抢票潮竹青团点阅率逾亿从台赴隆槟演奏引发抢票潮竹青团点阅率逾亿

在新竹市内有两队名字相似的国乐团,分别是“新竹青少年国乐团”与“新竹青年国乐团”。两团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竹青团大部分团员来自青少年乐团,其中的共同点便在于指挥家刘江滨。他是两个乐团的指挥家,也是青年国乐团的创办人与音乐总监。

 “另创乐团的理由很简单。就像你很想吃麵包,但外面卖的麵包无法达到你的要求,所以你就乾脆自己学着烘培一款口味合适的麵包。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我对乐团的声音有着不同的追求,所以乾脆自己创办乐团。”

 他曾是台北市立国乐团唢吶吹奏员,在1997年兼任“新竹青少年乐团”的乐团指挥与音乐总监,长年在世界各地职业员团中担任客席指挥,直至2011年时创办“新竹青年国乐团”。

非全职乐团有教师学生

 “我们从创团至今一路走来都很顺利,属于比较幸运的国乐团。创办非全职乐团,必须注重经费和人脉,我们的人脉大部分都是来自青少年国乐团及新竹市内的国乐学子,后来则渐渐招收台湾各地团员,目前人数大概在80人左右。他们对国乐已有一定基础,因此训练起来并不困难。而且新竹城隍庙每年也有资助我们经费,也算是解决了团内经费难题。”

 纵然团名有着“青年”两字,但并不表示团内成员年纪必须符合“青年”的年纪定义。目前,团内成员年纪最轻者约莫15岁,最长者则是45岁。他们有的是在籍学生,或是研究所学生,或是国乐教师,或已为人母,但都凭藉着对国乐的热情而加入乐团。

 “常常有人问我未来还会否创办中年团或老年团。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来该年龄层的团员稀缺,二是许多团员离开校园后,面对未来抉择时可能会离开乐团,追寻更好的发展机会。毕竟我们不是全职乐团,大部分团员都是秉持着对国乐的热忱而继续待在乐团里。”

 虽然每年乐团必须面对团员离团的情况,但作为一名专业指挥家与国乐教育工作者,他早已习惯面对离别。“有人来自然有人走,没什幺好捨不得的。他们加入乐团时,我便将他们训练好,他们离开乐团,我便祝福他们。只要他们未来仍旧发光发热,我便觉得高兴。”

团员自拍演出视频

传网络积累乐迷

虽然扎根台湾新竹,但新竹国乐团名气响亮,多次受到中国、日本、香港与马来西亚等地邀请演出,除了归功于乐团的专业级演出,也与乐团活跃于社交媒体有关。竹青团经常将演出影片上载YouTube、优酷等视屏媒体,除了有效拓展知名度,也为他们积累一群忠实乐迷。

 “我们在优酷上的影片点阅率搞不好可以申请健力士世界纪录。我们有一支影片达到一亿次点阅率,并且频频被《人民日报》报导,以‘民乐落伍了吗?’作标题,重点介绍我们的乐团。”

 演出影片多数由竹青团团员自行负责,鲜少请求专业摄影团队帮忙。他说,该团的一些团员热爱摄影,也自愿帮忙拍摄演出影片,学习收音技巧,并且义务帮忙上载网络,反而不需要刘江滨这个音乐总监多加费心。

现场演奏魅力惊人

槟听众大合唱望春风

既然可通过网络聆听竹青团的演出,那幺,马来西亚为何还会出现抢购竹青团演出的票券的现象?针对这个问题,刘江滨眉开眼笑,然后大卖关子的说:“你来听现场演奏便知道原因了。”

 其实,关键便在于竹青团现场演出时的渲染力。演奏者现场演奏乐器,指挥家的手势,以及乐器发出的声效都有莫名的感染力,这点是听众无法通过网络视频感受的魅力。

 “就像我们都熟知其他乐团的表演实力,心里也已预设了聆听效果。但我们还是会希望聆听现场的演出。乐器与乐器间的声音碰撞、交织,以及演奏者们的精神状态,是观众没办法从视频中感受的。”

 今年5月尾时,竹青团由于忙于筹备台湾国乐演出,无暇排定槟城与吉隆坡巡演曲目,于是乾脆通过Facebook专页开放让观众点歌,并决定演奏得票率最高的曲目。

 “歌手再厉害,也不敢公开叫人点歌。但我们的拿手曲目太多了,也无从选起。我反而期待乐迷们推荐曲目,我们就尽可能满足他们。”

 竹青团在槟城共演出《风城序曲》、《歌仔狂想曲》、《罗马尼亚狂想曲》等7首曲目,加上安可时段的《火车拖塔卡》、《望春风》等3首曲目,共凑足10首曲目。但在竹青团表演10首曲目后,观众仍不愿离场,并希望竹青团继续表演,甚至现场请愿,请他们演奏至夜半12点为止。

 “马来西亚的观众是我见过最疯狂的观众。他们仿彿不用睡觉一般,而且每次演奏完毕,那掌声太响亮了。我们在演奏《望春风》时,现场观众更与我们大合唱,只能说他们太热情了。”

团员常自搭舞台兼搬椅

刘江滨成立竹青团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自己想要的声音效果,因此,他创办了一个非管利乐团,而该团吸纳的团员大都秉持着对国乐的热忱,并希望继续精进技艺。

 “像我们这种乐团是世界上少见的,因为我们真的喜欢国乐,所以才会聚在一起。也因为热爱国乐,我们所展现出来的音乐魅力也与其他团体不同。”

 由于他长期从事国乐教育,团内成员大多都是他从小带大,因此,团员间的感情融洽。他喜欢以开玩笑的方式解决团员的问题,例如在槟城场的技术彩排时,他请扬琴演奏家钟沛芸自己上去调教声量,并不时与其他团员嬉闹,丝毫没有威严感。

 “他们要什幺声音就自己去负责,待会就不会因为音响效果不好而怪别人。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也是培养他们的自立精神,让他们熟悉自己想要的音乐模式,不给他们任何抱怨的机会。我们在台湾演出时,就连演出场地都是自己搭建,乐器、椅子都是自己搬来的。我们乐团的演奏员便是工作人员,演奏会是属于他们的,他们必须自己负责。”

常与世界各地乐团合作 团员父母自当义工

台湾新竹青年国乐团自2011年成立至今,除了经常举办演奏会,亦与台湾新竹市政府合作,连续6届举办《竹堑国乐节》,并曾邀请黄晓同、瞿春泉、陈澄雄、胡炳旭、张列、王甫建、阎惠昌、刘沙、彭家鹏等世界知名指挥家前来演出,是世界知名的国乐活动之一。

 由于经常与世界知名指挥家、作曲家合作,甚至不少作曲家会带着新曲目邀请他们发表演出,而竹青团便是在这情况下缓缓积累演出曲目。

 “最初创团后,我们只是想要邀请新竹几个国乐团一起筹办演出。后来我们向政府申请演出场地时,政府建议我们扩大活动规模,邀请台湾知名的国乐团、指挥家等共襄盛举。后来则陆陆续续邀请中国、新加坡、香港与马来西亚等地方的国乐团来新竹演出。”

 团练时间是每週六傍晚6点至晚上9点,由于团员遍布台湾各地,因此,团员常常需要搭乘高铁来回新竹市。然而,便是凭藉这份热情与努力,他们的演奏成果也同样惊人,并且感染了许多团员的父母前来担任乐团义工。

 “我们有非常多的义工,他们多是团员的爸爸妈妈。因为我们并非职业乐团,自然也没有足够经费聘请工作人员。但这些爸爸妈妈却义务帮忙我们,有些负责前台工作,有些则帮忙贩卖周边产品。”